蒋高高🌸

腐女子。

小剧场

       白宇最近去给朋友当了伴郎,确实是挺开心的,连带着心都是轻飘飘的,想自己的小媳妇居居了。
       白宇坐在家里百无聊赖,只能趴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登上小号,刷着微博,抱着有些捉弄的心思发了条暧昧微博,暗戳戳地调戏朱一龙。
       朱一龙近日忙着拍戏,和白宇每天的视频通话也只变成了几句语音和表情包。每天疲惫的时候就会很想念白宇的笑,但依旧是坚持下去,想着早点回去见他。
       如今突然看到这么一条微博,朱一龙不由得想起了之前身上的暧昧痕迹,脸色涨红,弄的身边的经纪人还担心朱一龙发烧了。
      中秋不能一起,国庆期间一定要一块。
      白宇让经纪人看了看近日的行程,让经纪人尽量排在一起,腾了一个周的时间出来,因为他想国庆节去找他。
      朱一龙知道了白宇的计划,也是更加认真拍戏,基本上就是拍完看手机微博微信,边看边吃饭,睡醒了就开始准备拍戏。
       白宇近日忙着工作,想着国庆的时候两人便是会在一起了。
       等我。
       等你。

小想法……和你们分享讨论一下

有个想法,不知道有没有人先想到过…… 罗非和罗浮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两人都是领养的,设定从小环境好,学习资源广泛,父母宠,最重要的是母亲是个腐女!
林若梦写成小可爱女配,柔柔弱弱。然后那个秦小曼就是正义女配,敢爱敢恨。这两个女配作用呢会与两人产生小暧昧,有点点感情戏,不过都是喜欢男主无果啦,至于其他的铺设得再想想。
攻受问题,应该罗非攻……不过偶尔罗浮生可以反攻一次(改变不了受的命运)
(其实最想是强强互攻了……最近迷恋上了……)

龙凤cp结局(三)下
咳咳,车终于完善啦
上一部分车自己翻哦

龙凤cp新结局(三)上

下一部分车自己翻
这次旭凤攻
(开哪种车我会打清楚tag的)

龙凤cp结局(二)

      润玉虽然知道那是历情劫,但心里仍然是有些难过的。邝露这时便有了心思,既然做不成夫妻自然也是不能让魔尊那般轻易哄得天帝和好,于是便出了主意,让天帝陛下先冷淡魔尊几天,让魔尊记得这次教训,也懂得感情珍贵。
    润玉平时信任邝露,如今也觉得说的在理,于是便这么做了,确确实实安心养伤,不和旭凤说过一句话。
    旭凤本以为那次拥抱后便是和好了,即使心中隔阂也是往后能慢慢消去的,未曾想润玉转瞬就不理自己了,每天讲不上一句话,更是连殿门也不让近,连身都近不得。
    不过近两日天界中人倒是熟悉了,知道如今天帝和魔尊已经和平相处,两界不再起纷争,于是也对旭凤如以前二殿下般的待遇。
    旭凤着实煎熬,最后终于想到了一个法子,忍着疼拔下了自己好几根漂亮的羽毛做成了一把霓裳羽扇,请人送到润玉手中。
    润玉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旭凤的羽毛,那火红绚丽的颜色,如同火焰般燃烧。那只颇在意容貌的凤凰也舍得忍着剧痛拔下羽毛给他做羽扇,润玉心中顿时就心疼了,拿着扇子便去找了旭凤。
    两人现在既然已经和好,自然是想多待在一处的,不过事情还得各自回去好好处理。
    旭凤回了魔界,安抚好了魔界众人,又昭告魔界上下,以后与天界永远不起纷争,若有违逆者处死!这才安心去找润玉。
      润玉也是休息了一天这才起来主持大局,安抚了各位之后又处理了有异心之人,同样地昭告天界,以后与魔界和平相处,永无战争。
      如今只剩令两人头疼的花界了。
      旭凤和润玉伤好一点以后便一起去了花界,到了花界一看,百花凋零,毫无生机。旭凤拿出了锦觅的那两封书信递给长芳主,对于长芳主心中有些愧疚和忐忑,略有些求助般望了眼身边的润玉,但表面上却波澜不惊。
      润玉心中也是有些愧对长芳主,但仍旧是给了旭凤安抚的眼神,把带来的上好补药递给了侍女,温和地说道:“长芳主,过往都是历劫,但终究是失了锦觅,愿凭长芳主处置。”
      长芳主即使再多怒火,如今也因这书信全都泄了去,对旭凤和润玉也没了气,但终究是心疼难过的。长芳主抬头闭了闭眼,忍住了泪水,稍稍稳定了些才与二人说话。
    “如今锦觅已经消逝,既然是她犯错在先,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多谢魔尊和天帝告知我真相,也谢二位不怪罪花界。”
    “长芳主不计较便是宽宏大量了。”旭凤说道。
    “如今你我三界不如和平相处,也让三界的人安心。”润玉见长芳主面色缓和又继续说了句。
    “自然应是如此。”长芳主垂了眼,态度恭敬地回答道。
    半年之后。
    三界自然已是安稳了,花界枯萎的花朵也因新花神的上任而活了过来,如今三界倒是一片祥和。
    只是这殿中……
    

龙凤cp新结局(一)

    旭凤和润玉杀招一出,锦觅自然是活不成了,顿时间天地为之失色。
    旭凤抱着锦觅的奄奄一息的身体坐在地上,丝毫不觉得肮脏,身上的伤也置若未闻,眼中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从面庞上流下,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觅儿别死,神志也是有些不清了。
    润玉看着不远处那一对人,心中疼得紧,身上的伤更是让他站稳都困难,只觉得眼前着实刺眼,终究旭凤是度不了这情劫了。
    可最后……竟是要因为情劫而灭了这情分吗?润玉不愿再想,转身离去。
    “以此为界,再不踏入魔界!”挥剑设下结界,但润玉终是不舍,这结界仅他二人可以破除。
    润玉想,也许他会回来罢。
    锦觅感觉到神识正在陨灭,眼神痛苦地看着旭凤,轻轻握住了旭凤的手,道:“凤凰,我骗了你三世,如今……咳咳……是该将你还给他了。去找润玉,他那儿有……我留下的东西。”
    旭凤看着锦觅就这么消失在怀中,灰飞烟灭,呆呆地回想着那几句话。抬头刹那间眼中瞬间血红,竟是不顾身上的伤,破了那结界,直奔天界而去。
    润玉回到殿中,身体精神都疲惫不堪,只叫了邝露备了温水沐浴,身上的一些伤口并不曾处理,只让人备了衣裳便让其退下了。
    润玉泡在池中,握着手中红绳,回想着与旭凤的种种过往,心中只剩撕心裂肺的痛苦,身上的伤口在温水中泡着,血色在水中绵延开来,一阵一阵的疼痛让润玉昏沉的脑袋清醒着,不至于就这么昏倒过去。
    旭凤避开了天界守卫,发现润玉殿外竟无人守卫,杀气更盛,飞身便冲了进去。
    润玉正在昏昏沉沉中,被这声音突然惊扰,睁眼看去,锐利气势瞬间软了。只慢慢从池中站起穿上了亵衣,伤口有些染了白色布料,于是又思虑着穿了件青色衣衫,勉强不那么狼狈。
   旭凤看着眼前虚弱的润玉,想起了以前他总喜欢黏着润玉,不让他靠近任何人多一点点,而润玉总是对他温柔照顾,呵护备至。眼中的血红消减了一些,脚腕上的那根暗沉的红绳有些发亮。
    润玉有些勉强地坐在床边,未干的青丝有些凌乱,给苍白的俊朗脸庞平添了一分柔弱美感,看着极其让人心疼。
    旭凤走近了润玉,黑色战袍加身,身周隐隐有些魔气,眼神中满是孤冷恨意,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润玉。
    “你即使是坐上了这天帝的位置又如何?你终究是比不过我。”
    润玉脸色有些难看,没有应声,眼眶却是有些红了。
    “觅儿说在你这儿留下了东西,给我。”
    润玉一怔,缓缓起身去拿了东西,约莫半刻钟的时间便回来了,有些木讷地把东西放在了旭凤手里,又坐在了旭凤不远处的床边。
    旭凤也不再管润玉,检查了手中的箱子,的确是锦觅留下的,未曾动过的封印。手有些颤抖地开了箱子,里面有两封信和一颗丹药,隐隐有些花香。
    旭凤打开了第一封信,上面写着‘凤凰,你先吃下那颗丹药,然后看第二封信。’旭凤不疑有他,吃下了那颗丹药,只觉得心中顿时没了心疼难过,倒是只有愧疚感,有些混乱的记忆在脑子里乱窜,几乎都是有关润玉。
    旭凤头脑有些胀痛,有些疑惑不解地打开了第二封信,内容让他几乎有些握不住这薄纸。
    ‘凤凰,我要像你阐述一件事情,三世情缘皆在其中。我从小便是喜欢美貌的人,自从那次你坠落花界我见了你之后,便是移不开眼了。可我知道你那时满心只有润玉,润玉亦是美男子,只可惜我先喜欢上了你,其他人便入不了我的眼了。那次我其实是自私地喂你吃了情丹,我给你疗伤的香蜜便是药引,你养伤期间便与我有了情愫,忘了润玉与你的过往。我当时满心欢喜,后来与你回了天宫之后,才从润玉口中得知那只是情劫,让我早日离开为好。我觉得只是润玉嫉妒你我情分,倒也不放在心上,后来连长芳主的告诫也不听,但你我之后的孽缘便有了这三世,这书信是我早就知道我不可能再自欺欺人地活下去而写的,我终究你得不到你真正的心,虚假的得到了也满心煎熬,其实润玉他费了这么多的心思想要拆散你我,逝去天帝天后,还有那些人其实是我想法设法让润玉和你反目成仇,如今写这信不求你不恨我,只愿你往后快乐。润玉才是最爱你的。’
    旭凤任由信纸飘落在地,有些急躁地走到了润玉床边,一把抱住了润玉,心中百般思绪,不知如何开口是好。
    润玉有些惊愕,有些难以置信,颤抖地回抱着旭凤,那眼中的泪水终究是流了下来,如同决堤。
    “润玉,我恢复记忆了。我……我……你可恨我?”旭凤有些艰涩地开口。
    “从未。”
     两人仔细处理好身上伤口,互相疗伤,伤也不算什么,那杀招也未曾落在对方身上,只是润玉流血过多,有些无力眩晕。旭凤经过这些变故,终于是在刚才度过了情劫,修为也是提升了一大截,伤口更是好了几分,精神很好,如今对润玉满心的愧疚和心疼。
    

  å¤æ—¥ç‚Žç‚Žï¼Œçºµä½¿æ˜¯å¶å­¤åŸŽå’Œè¥¿é—¨å¹é›ªè¿™æ ·ä½“温偏低,武功高强的人也要避暑,叶孤城便因此选了一处佳地,特地命人修筑了一个庄园。

此处有一处冬暖夏凉的清泉,便就着将沐浴之处定在这儿,加之又有极好的景色,两人都很是喜欢。

叶孤城近日将大事处理之后便交由叶玄监国,旁边还有太上皇听政,也无需多虑。

西门吹雪教中事务处理完了以后便留下那恨铁不成钢的玉罗刹毫无留念地来寻叶孤城。

如此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便住在了庄园之中,难得享受恬静时光。

叶玄和太上皇许是体贴叶孤城最近生活清心寡欲,只说让两人好生游玩享受一番,何时回来都可以。

两人的确已经许久未曾好好独处亲热一番,各自在两地忙碌事务,只有几封书信往来。因此叶孤城选了此处也是有着不可说的巧妙心思。

清晨很是凉爽,叶孤城和西门吹雪互相切磋剑法之后便在园中石桌用了早膳,早晨清新的空气和淡淡的梅花香气让人心旷神怡,让叶孤城也多了几分食欲。

两人静静用膳,叶孤城一抬眼便看见西门吹雪嘴角含笑看他,眉眼间尽是柔情,便怔了下,心中有了个想法,那池子是该好好用了。

西门一笑连花也是比不上这般风姿,这样的西门只是他的,如此甚好。

叶孤城望着西门吹雪棱角分明而俊美的面庞有些出神,觉得这般的日子相比之前分离的那段日子有些不真实。

――――――――――――――――
其实这是车啊,看图,不行就私我。

小短(真)文

     现如今离紫禁之巅决战过去已经两年了。

      今日,中元节。

      皇宫内,西门吹雪一袭白衣独坐在红梅树下擦拭着手中长剑,乌发垂了些在软垫上,斜飞入鬓的剑眉平平淡淡,棱角分明的脸上苍白如雪,眸色沉沉地望着手中的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人总是一身白衣,如莲花般,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西门吹雪思及那人被剑刺穿身体而染红的白衣,就像那如血的彼岸花,他与他就要要永生永世不再相见。

      当他看到叶孤城缓缓倒下时,身体内无欲无情的心突然剧烈地跳动,铺天盖地而来的痛苦要让他死去,眼角无法控制地留下他早已不认识的东西――眼泪。

      西门吹雪苦笑了一下,又开始回想那天。

      他只记得自己当时无法冷静地冲了过去,连佩剑也丢在地上,任由剑上的血侵了肮脏的泥土。

      整整花了三天的时间终于换来了一线生机,但却只能沉睡不醒。

      如今……

    “西门,你可是又在想那年之事?”

      那人一身皇袍,温润清冷的声音从西门吹雪不远处传了过来,也将西门吹雪陷入愧疚中的思绪拉了回来。

    西门吹雪站了起来,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因为叶孤城知道他的一切想法。 

    “叶,我心悦你。”

      西门吹雪站了起来,没有回答刚才的问题,因为叶孤城知道他的一切想法。

     “西门,如今你我早已成婚,我早已知晓你的心意。”

      叶孤城轻轻拥住了西门吹雪,如玉的手揽住西门吹雪精瘦的腰身,轻轻揉捏着那处。

      西门吹雪腰间痒得有些难耐,想挣开那双作乱的手,却又不舍那处温暖,只能轻轻挣了几下,冷硬的声音已有了些松融的痕迹。

      太监宫女们早已有眼色地退下了,如今只余他们二人。

      叶孤城的眸色暗了些,轻咬在西门吹雪耳朵。

     “西门,如今我是越发觉得你好看,这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吧。雪……我想要你。”

   “好。”西门吹雪被撩拨地有些情动,耳朵也因轻咬而泛红。

    得到许可之后的叶孤城横抱起了西门吹雪,走向寝宫。

    西门吹雪想:中年男子倒的确是精力旺盛。

七夕

    京城已经入秋,天气亦有些凉了,自上次叶孤城与西门吹雪泡温泉之后,西门吹雪便因着了凉身子虚弱而卧病在床好几日,叶孤城也心疼了,早朝一下便是回殿中陪着西门吹雪。
    叶孤城本是不知今日是七夕,回殿路上听得小顺子说:“今日乃七夕佳节,不知陛下可给西门庄主备了东西?”叶孤城怔了一下,想起前几日为了那次温泉孟浪而亲手编织的剑穗,那人剑上的穗子也旧了,如今倒是正好作这七夕礼物,明年定要用心准备。叶孤城微微一笑,便独自走进殿中。
    西门吹雪身上只着中衣,倚在床头看着手中杂书,青丝微微有些凌乱,衬着冷硬英俊的面孔也柔美了几分,嘴角微微勾起,叶孤城进来便是看见如此一副美人图,眼睛也亮了几分,叶孤城勾唇一笑,便走了上去坐在床头。
    “西门你怎的不多穿件外衣,若是再感染风寒那怎可好?”西门吹雪坐直了身子,竟调笑道:“叶,我身子已经大好,你倒是有些精火旺盛。”叶孤城被这么一笑,却也不羞,“现在你我两人感情甚好,自是应该多多亲近。”西门吹雪这便笑了。
    “西门可知今日有何意义?”西门吹雪怔了一下,倒是老实说了:“不知。”“今日乃七夕佳节,京城内应是热闹至极,你已经几日未曾出门,不如今日我们便出宫感受一下这节日氛围。”西门吹雪心中一暖,笑了笑“自然是好的。”
    两人收拾了一番,出了宫天色便已经黑了。街市上各色花灯令人眼花缭乱,小贩叫卖声不绝于耳,行人皆是成双成对出行,好不繁华热闹。
    叶孤城风清俊朗,西门吹雪高冷孤傲,两人白衣并行,引得行人频频注目,两人倒也不介意。这时一位卖鲜花的小女孩跑了过来,扑到了叶孤城身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仰着头望着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这位哥哥,不如给旁边的姐姐买一束鲜花以讨其欢心吧。”叶孤城听得了这话是真忍不住笑意,笑声爽朗,侧身看向身旁的西门吹雪,西门吹雪也是笑了,这一笑便是身周繁华黯然失色,眼中独有这一抹白,这可是我的心上人啊,绝代风华,举世无双。转头看向这女孩手中的花,倒是只有玫瑰这一种花,给了这小女孩银子,两人便是已带着一朵花走远了。
    “西门可是不喜这童言无忌?”叶孤城略带促狭地问道,“无妨,只要你喜欢。”西门吹雪虽是不在意外表,只是见叶孤城如此快乐,心中也是欢喜的。两人在小贩手中买了一盏花灯,走到一处相对来说人不算太多的河边放下花灯,红色的灯光映在两人面上,平添了几分暖意。两人见出来时间已久,为叶玄与西门憬元买了两个泥人便回宫去了。
    两人回至宫中,叶玄与西门憬元已经到了殿中玩耍一阵,叶玄一没了乐子,只能哄着西门憬元不让其哭闹,如今正是无奈之时便见着两人回来,心中甚是欢喜,抱着西门憬元放入西门吹雪怀中:“爹爹,如今憬元是越发难哄了,不如爹爹你来吧。”转身便已站在叶孤城旁边,笑嘻嘻地看着叶孤城与西门吹雪。西门吹雪拿出在集市上买的泥人,色彩明亮,西门憬元喜欢极了,只顾着把玩泥人,离了西门吹雪怀抱也不哭闹。四人阖家欢乐地过了约莫半个时辰,叶孤城便叫人将叶玄和西门憬元送了回去,两人沐浴之后便躺在床上说话。
    “七夕是牛郎织女鹊桥相会之日,也就是情人一起度过的佳节,西门,我有礼物要送与你。”叶孤城侧身搂过西门吹雪精瘦的身体,继而说道:“你剑穗也是有些旧了,我为你新编织了一条,不过是前几日早就备好,如今借了这节日送与你罢了,西门可是会怪我?”西门吹雪靠在叶孤城怀中,摇了摇头,手抚着叶孤城在胸前的青丝,“我怎会怪你,你的心意,我自是特别喜欢的。”
    “西门…如今你身子可是好了?”叶孤城搂着西门吹雪的腰身慢慢有些情动,却又顾忌到前几日自己的行为,有些担心,“已经好了,叶…我是极其喜欢与你亲近的。”西门吹雪笑着解开了自己的里衣,薄唇凑了上去,有一点急躁地亲吻着叶孤城,耳朵却是悄悄红地滴血……
    七夕佳节,满室春光。